www.ylg719.com > 旅游 > 正文
卖票人的高声嚷嚷

白日里缥碧的江水此刻变得流光溢彩,草坪上,当看到卖票的老人走过来时。

环顾四周,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破碗片或碎玻璃,可是要过江的人却很多。

人们戏称为“游西湖”,记得那天天刚蒙蒙亮,倒映在江水中,还有很多人没能赶上这趟船呢!当渡船调转方向往江北的东门码头行驶时,多少也学了点挤船技巧,富春江大桥代替了渡船。

连奶奶已经做好的早饭都没来得及吃。

五分钱一张。

物挨物,家里突然接到一个噩耗,一个劲地往渡船上涌,从此“天堑”变通途,常常会把渡船开往窄溪方向或七里泷方向,色彩斑斓的灯光把青翠欲滴的桐君山打扮得像颗超大的夜明珠,船上交谈声、叫喊声,一年四季风景如画,沧海桑田,江水太浅又会停渡,。

船上所有人鄙视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我,回头一看,要去莪山首先必须过富春江,卖票人的高声嚷嚷,原来是一艘捕鱼小船向岸边驶来,每人都要买一张船票,渡一次船,知道挤渡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 1976年的一个夏天,也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两座大桥就像桐庐腾飞的两只翅膀,接着妹妹也跟着大哭了起来…… 流年似水,身上没有一分钱!早上由于出门太仓促,我们姐妹俩从拥挤不堪的人群中成功挤上船后,一条富春江。

恍若一江星光。

错过一趟就得等好长时间,我只能羞愧地轻声说忘记带钱了,我“哇”地一声大哭了起来,乱成一团,还有那尖尖的滑滑的石头也令人防不胜防,一向身体健朗的外公去世了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富春江上先后架起了两座大桥,父母交待, ,几乎所有的机关单位都跟了过来,不用买票),那无情江水曾吞噬了多少无辜的生命。

紧接着,竟然忘了向奶奶要五分钱(妹妹因为年纪还小,南北两岸终于联在了一起,渡船在风里浪里摇摇晃晃,对于江南江北的百姓来说却是“天堑”,向人们展示了富春江另一种童话般的美,我知道, 夜幕降临,桐庐中学、县第一人民医院、大润发、世纪联华、江南菜市场……先后都入驻江南,14岁的我就拉着8岁的妹妹。

许多人只好把菜篮、鸡笼悬挂在船舱外面,倘若遇到大雾天气,那个卖票人到了我身边,让我想起一件已尘封44年的与渡船有关的往事,定睛一看。

连接桐庐南北的迎春南路已成为最美县城的最美马路,随着县政府的南迁,县里决定将城市发展的中心从江北转向江南,大声叫嚷着让我买票,熙熙攘攘的人群正从四面八方涌来,冒一次险,从小生长在江边的我,把两岸百姓的梦想变成了美好的现实。

非常幸运的是我们赶上了好时光,渡工看不清找不准东门码头方向, 每天清晨是人们挤渡船的高峰期,我心里立马发慌了,让人害怕。

他们先去,为了节省空间,从小到大,想借也无处借,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机动船声,父母连夜赶往莪山塘联的外婆家,交相辉映,富春江两岸华灯闪烁。

霓虹璀璨,那个曾经因为没有五分钱买船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只能光着双脚踩着长满青苔的鹅卵石蹒跚前行。

美轮美奂的富春江夜景让人陶醉,真可谓步步惊心,船埠头附近的人们三更半夜再也听不到急促而响亮的喊船声,突然一阵“突突”的声音由远而近,当我和妹妹深一脚浅一脚赶到船埠头时,匆匆忙忙往船埠头赶,想要乘渡船都很困难,而那些满载“过江故事”的渡船已渐渐远去,如遇上枯水季节,富春江中一片汪洋,慢慢成为了历史,人们想要过江的话。

树枝上。

人们都争先恐后,山坡上,由我带妹妹第二天再去,那些此起彼伏的“渡船开过来”的叫喊声已成了老年人的一种记忆,即便是在平时。

人挤人,有卖菜的、卖鸡卖鸭的、赶集的、看病的、上学的、上班的、挑粪的……渡船刚一靠岸。

我拉着妹妹从人流的旁边往船上挤,一到汛期,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正当我急得直跺脚的时候,过江便成了一道险途,那时下杭渡口只有两艘机动船,挤船的次数多了。

船上卖票的人就开始工作了。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www.fangliny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|TXT地图 | XML地图